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365娱乐场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官网备用_365体育投注电子游戏 > 重生之绿茶婊复仇记最新章节

第五十一章

重生之绿茶婊复仇记?|?作者:九尾紫狐狸?|?更新时间:2019-09-29
推荐阅读: 魂武装甲怂仙擒拿术暗夜三部曲之地狱天使昊天道之俯瞰幽冥肉甜引狼来白金时代灭世神尊末世之战神再生网游之传奇之路燃魔殇羽落无痕

历史总是会出现分支的,每一件事都可能有多个走向,每一个走向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渣作者就在此给几个渣设定,曾经写文的时候胡思乱想,想着各种可能性,以下就给大家写几种

分支一

席暮暮结婚之后,依旧没有放弃复仇的想法。她给了席渊希望,并成功的让他入了网。两人经常背着萧清偷、情,毫无顾忌的行鱼水之欢。

然而,只是让席渊承受思想挣扎的痛苦,席暮暮远远的觉得不够。她一步步设计,然后,某天某个时间,席朝楚正好撞见了自己的儿子女儿在房间里翻天覆地。

席朝楚可不像席暮暮一样,知道没有血缘关系的真相,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这时候,可能出现的情况

a、直接被气死了

b、发现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c、直接黑化,将席暮暮囚禁了起来,让她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分支二

席暮暮并没有将木梁馨送入监狱,让她承受法律的制裁。而是通过李清旋老爸,将她卖到了一家由鹤季狱掌控的地下天堂,让她以色伺人,每天都要服侍各种各样最丑陋的男人。

这样的事,保密工作做得哪怕再好,总有透风的时候。毕竟那些碰过木梁馨的男人还是活生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嘴不严实的人。

这风声传到了席朝楚的耳里,他只觉得丢人,毕竟这曾经是她的女人。但是,想他去把人给弄出来,完全不可能。这不等于昭告天下那个女人就是木梁馨?因此,他只能装作一点都不知情,甚至误导他人,让别人觉得那只是一个长得像木梁馨的女人。

可席渊就不一样了,知道以后就一直暗地里查探,是谁造成的!木梁馨在这么样也是他的母亲,心里面还是极为看重中的。等知道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席暮暮时,心里的打击可想而知!

他爱上了席暮暮,一直在情感与道德的边缘徘徊,苦不堪言。可现在,即便知道了事实,他发现自己还是该死的爱席暮暮。亲情于爱情的碰撞,席渊每天都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这种情绪一直积累,终于在得知席暮暮怀孕的时候爆发了!他绑架了席暮暮,把她关在自己郊外的别墅里,引爆煤气烧毁了整座别墅。临死的那一刻,席渊是笑着的,他终于和席暮暮在一起了。两人的骨灰交织,死能同穴……

分支三

席渊听到自家老爸说要联姻,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笑话,那个上官什么的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怎么可能取那个女人。再说,自己现在心里面已经有人了。

可怜的上官汐,一直追在席渊屁股后头跑,结果人家压根不记得她。

自己儿子不乐意,那就算了,席朝楚打算过个几天就去跟上官家家主说说,委婉的拒绝这件事。并经这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没必要让他的婚姻不顺。

就在拒绝了上官家的橄榄枝之后,约莫一个星期左右,席家就发生了意料不到的事。

魔都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席家名下的公司都遭受了一定的破坏,明明快到手的工程转眼间就换了个人,似乎是有人故意在正对席家。

在席汉卿的追查下,很快就查明了,原来是上官家在背后搞鬼。

席朝楚在商业上并没有什么天分,几乎重大的事情他都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席汉卿帮忙。所以,面对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那是找自己的弟弟和家里的老爷子求助。这老爷子不是说席朝楚的父亲,而是指席朝楚的爷爷。

原本席朝楚是打算赶回魔都那边,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结果人家老爷子说了,用不着回来,让他去上官家把席渊的婚事给定下来就行了。

要是席家没了,那不得喝西北风去。席朝楚从小锦衣玉食,过惯了公子哥的日子,哪能容忍自己去过那种下等人的日子。一比较,自己儿子的婚姻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等跟上官家商量好了结婚的日子,席朝楚才告诉席渊,两人的婚事已经定了。连订婚都省略了,直接结婚就成。

这一晴天霹雳,劈的席渊都傻了。

“爸,我不是说我不乐意了吗?你怎么还答应上官家?”席渊想不明白,怎么这么突然。明明上两天的时候,还听到了席朝楚拒绝上官家联姻的了。

“上次爸拒绝了之后,上官家出手了,我们魔都的公司都遭到了打击。你也知道我们席家虽然产业多,在魔都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可到底比不上老牌的上官家,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不,你太爷爷让我去上官家低个头,把婚事应承下来。你看,我们这边一答应,魔都那边就没事了。”席朝楚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做的很正确,就在不久前他收到了魔都来的电话,席汉卿说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些变数的公司又重新找上门合作了。

“爸,你是说这是太爷爷让你做的?”席渊有些不明白,按理说那么大的事情,自己应该知道啊!可是从事发到结束,那是一点风声都没有,而且萧清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

“是啊。小渊啊,挺熟上官汐那丫头长的还不错,你把她取回来不亏。再说,我们世家联姻不就那回事,你要是有喜欢的女人养在外头就好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席朝楚主动地安慰了一下。

“知道了,爸。”挂了电话,席渊一个人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的确,就算不是上官汐迟早也是别人,自己是席家这一辈唯一的男丁,迟早要结婚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心底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席暮暮,两人之间没有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取谁都一样。

只是,席渊对魔都的事情有些怀疑,决定自己查一查。

结果,魔都的公司压根儿一点事都没有!席朝楚收到的那些消息都是席老太爷和席汉卿合伙编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答应席渊的婚事。

在席老太爷眼里,跟上官家联姻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这种肥肉送上门,怎么能不咬上一口!

席渊也想通了,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妻子罢了!有了这么一个人,反到可以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至于上官汐嫁过来守活寡会怎么样,席渊可不在意!

是你自己赶着送上门的,又没人求你!

两家的速度很快,短短半年的时间,便领了证举行了婚礼。上官汐也正式成为了席夫人!

自从知道婚事,知道要嫁给席渊,上官汐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只是,上官汐的开心在新婚夜就戛然而止。她的丈夫,碰都没有碰她!在外,两人是幸福美满的新婚夫妇。可是,没有第三人在场时,迎接她的永远是一张冰冷的脸,甚至带着厌恶。

刚结婚那一年还好,尽管平平淡淡,两人相敬如宾,可上官汐并没有发觉席渊与其他的女人走近。虽然结了婚,上官汐就随着席渊回魔都了,远离了亲人,可她相信只要相处久了,丈夫会喜欢上自己的。 至于丈夫眼中的不耐,上官汐也能理解,任何一个男人突然被强制联姻,总会心中不快的。

可时间久了,那些子耐心都被磨光了。堂堂上官家的公主,怎么甘心就此度日!直觉告诉她席渊心底有个人,上官汐花钱雇人调查席渊,跟踪席渊!

等找到那个贱人,便毁了她,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上官汐自信若是那个人没了,凭自己的优秀一定能让自己的丈夫慢慢爱上!

女人永远比男人敏感,更能发现那些细微处荡漾的特殊情感。犹如席朝楚作为一个父亲没有发现自己儿子的情感,萧清作为好友也没有发现席渊压抑背后的苦恋,但是上官汐却发现了。

这一切不对劲都是在席暮暮回来之后……她的丈夫对小姑子总是格外的照顾,永远都是把他排在第一位。

上官汐和席渊结婚那会儿,席暮暮还在京都上大学,极少回魔都。哪怕是假期的时候,席暮暮也总是和萧清两人喜欢到处跑,真正想出的时间并不多。

可是,席暮暮毕业了,回魔都了,进入家族企业工作了。自然,也搬回了席家这个大家庭。

她的工作能力出色,轻而易举的就上升到了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她的情感如意,马上就要和青梅竹马结婚了。

“渊,暮暮下个月就要举办婚礼了,你说我们要给她准备什么礼物啊?”趁着晚上席渊回来的时候,上官汐适时的问到。

她很开心很高兴,这位小姑子嫁出去之后就就会住到婆家去了,自己在老宅再也不用看到她了。 而且,结婚之后,席暮暮就要离开席家的公司,去梁家的公司上班了。

虽然上官汐心里面有些不爽,同样是梁伟昌的外孙,为什么席暮暮能继承梁家所有的产业,席渊却什么都不能得到。可这一切跟另外一件事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终于能把席暮暮和席渊分开了,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不用你操心了,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席渊扯了扯领带,毫不客气的说道。他希望暮暮能够带上自己选得首饰……

“啊,你都准备好了呀。 ”上官汐有些失望,这回她是真心的想要给席暮暮送份礼物呢。硫酸什么的可都放弃了呢……

没错,知道了席渊对席暮暮有不一样的感情之后,上官汐做了不少的事情。她可不是胸大无脑的主,相反很有城府。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几乎都没有人知道。

泼硫酸,撒流言,毁人清白,虽然都是些低级的招数,可是架不住方便啊。这种没技术性含量的活计,随便找人都可以,要知道席暮暮的校园生活太嚣张,看不顺眼她的人多的去了,查也没处查。

“正好看到挺合适暮暮的,就买回来给她做结婚礼物了。”那套星辰之恋,席渊觉得就是为席暮暮量身打造的,暮暮戴上之后一定很美。

“你这个做哥哥的选得,暮暮肯定会喜欢的,那我就不费心了。”上官汐已经习惯了席渊的态度,自顾自的躺在椅子上动手敷面膜。

其实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上官汐总有那股子不甘心。这婚姻是自己费心求来的,这男人是自己看中的,哪怕现在感情磨得只剩下怨恨了,她也不想轻易的放手。起码再把席家搅得天翻地覆之前不罢手,

不过,现在席暮暮要结婚了,上官汐决定在给自己给席家一个机会。只要从此席渊断了对席暮暮的那丝念想,那么她也能将就的过下去。所以,这会儿她是真心的想给席暮暮准备礼物的。

有人高兴自然会有人不高兴,这世上的事总是有两面性的。木梁馨就是那位极其不乐意的女人,心里对席暮暮更是百般诅咒。

梁伟昌出事那会儿,木梁馨利用空子把公司的监控权拿到手了。这些年她觉得自己很风光,腰杆子都是挺挺的。(其实她在公司没地位,大家只是面子上给她好看罢了。)

可是,那是有限制的,一旦席暮暮毕业结婚,那公司的全权代理权都会落到席暮暮的手里。好不容易抓到手心里的东西,她怎么能放弃。

这不,又来找她的老相好席汉卿来帮忙了。

额,席汉卿这些年和木梁馨狼狈为奸霸占了梁家的公司,并混的有声有色的。木梁馨自信就算不是为了她,只为了手里的权利,席汉卿也会出手的。

两人一合计,决定按照当年弄死梁安心的方法,给席暮暮也弄上一出。将一切都计划好了之后,木梁馨踩着刚跟鞋扭着腰回家了。

木梁馨狠毒,她让人在婚礼那一天撞死席暮暮。让席暮暮在距离婚礼一步之遥的时候死亡,让她死的不甘心。

----

“暮暮,我们终于要结婚了。”搂着席暮暮,萧清脸上的开心那是藏都藏不住。

“是啊,真好。”席暮暮对婚姻生活还是充满期待的,这个男人是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完全的符合了心目中的要求。相信,这回的婚姻生活应该会很顺心。

“结婚之后,我们就生几个孩子吧。”至少一男一女,男的像自己,女的像暮暮,自己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宠他们。

“好。”上辈子没有孩子就是一个遗憾,所以这次萧清的话说到席暮暮的心坎里去了。

两人柔情蜜意了一会儿,席暮暮开口,“你这段时间出门都小心一点,最近不怎么太平。”

没错,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乱的很。新闻里常常报道哪里哪里又出了什么什么事情,几乎每天都有不详的事情。当然,席暮暮这番嘱咐还有这背后另外一层含义,她已经知道了木梁馨打算对自己出手。可是谁能保证她不会丧心病狂的对萧清也出手呢?

这个世上对自己最好的男人,可不舍得让他出事呢。

“嗯,一定会小心的,我还准备和暮暮结婚生活一辈子呢。”

时间飞逝而过,眨眼间婚礼就已经来临了。两人的婚礼是放在游轮上举行的,包了魔都最大的游轮一天,浪漫至极。

婚礼顺利圆满的完成了,木梁馨的安排落空了。不仅如此,第二天的早上还有人上门把木梁馨抓走了,有人密告木梁馨涉嫌谋杀并提供了证据。

按照那些证据,警察那是一查一个准,顺手还把木梁馨平常做的一些恶心事都翻了出来。这回木梁馨是真的翻不了身了,不管是出于名声还是处于情感,席朝楚终于和这个纠缠了半辈子的女人离了婚。

接连而至的打击,把木梁馨整个人都弄懵了,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突然。整日里的精神恍惚,想到自己一直要在牢里待到死亡,心中就恐惧不堪。

不、不该是这样的,自己怎么能这么落魄……自己应该住别墅和燕窝吃鲍鱼,穿精美的衣服买限量的包包……那样的生活才是自己该过的。

“木梁馨,有人来看你”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看自己?就连自己的儿子都是满脸的厌恶

“怎么是你”看到来人竟然是席暮暮,木梁馨忍不住惊呼出声,带着愤怒,这个人肯定是来羞辱自己的。

“没错,就是我。怎么,难道妈妈不想让我来看你吗?”席暮暮坐在位置上,得体的微笑,仿佛没有看到木梁馨的跳脚。

“谁是你妈妈,不过是外面的野种,也配当我的女儿?你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就知道你这个女人贱、人就是贱、人,养不熟的狼崽子。”到了这个时候,木梁馨已经无所顾忌了,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嘴上的话更是想说什么说什么。

“哦,你说这个啊,的确是想来看你笑话的呢。”席暮暮仰了仰身子,轻飘飘的说道。

两人现在所待的是一间会客室,至于监控早就关掉了。这年头有钱有身份就是那么简单,只要几句话就能办到。所以,席暮暮也是毫无顾忌。

“就知道,就知道!你个小杂种运气怎么能这么好呢……该死的是你……”木梁馨已经有些愤怒的语无伦次了。

“你说的死,是指在婚礼那天安排车撞我吗?那天司机没出现,你是不是很失望啊。”玩着杯子里的水,席暮暮想到那天木梁馨不安的神色就觉得开心痛快。

“你……你怎么知道……”木梁馨这回是真的吓到了,要知道就连警察都以为她安排的是婚礼后,席暮暮怎么可以知道是婚礼前!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要不要猜猜是谁啊?”席暮暮发现自己好喜欢看木梁馨惊恐不安的样子,恶劣的笑着说到,“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给你提个醒哦,他可是你的老熟人呢。”

“席汉卿?”脑子里刚蹦出这个名字,嘴上已经说出了声,木梁馨不敢相信,“不会的,不会是他的……”

怎么可能是他,两个人狼狈为奸这么久,席汉卿背叛了木梁馨等于背叛了他自己。那些木梁馨做的恶事里可都有席汉卿的手脚,他怎么可能出卖自己……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席暮暮这个贱蹄子肯定是在诈自己……

“到这个时候,难道你还想自欺欺人?”斜睨了一眼,尽是嘲讽,“你落到这般处境,可见席汉受一丝影响,不照样风光无限。记得昨日的财经新闻的主角就是他吧?怎么办,想到你的小半辈子都要在那一方黑屋子里度过,我就无比的痛快呢。”

到底是信了,木梁馨本身心思便诡异阴暗,自然以己度人。尤其是席暮暮这会儿说的真真切切的,她心里的阴暗一下子扩大了,想着死也要把席汉卿咬进来,不死也得让她褪成皮。

“你是不是想着报复啊,好心的告诉你无论你做什么都没用哦。席汉卿的尾巴已经扫的干干净净的呢,当然我也顺便的好心帮了一把。只想看着你一人落魄呢!”火上浇油,席暮暮的一番话彻底的让木梁馨失了理智,陷入了疯魔状态。

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席暮暮却是不打算以后再来看木梁馨了。连走之前,附耳轻轻的说道,“你知道吗,曾经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梁安心。”

犹如雨夜的一道惊雷,直直的劈中了木梁馨,她觉得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在扭曲。“不……不会的……绝不可能。你怎么会是她呢,哈哈哈哈,她都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你知道吧,永远的消失了……”

先是喃喃自语,然后是竭斯底里的呐喊,木梁馨已经分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

踏出监狱的那一瞬间,席暮暮回头看了一眼,告别了那个影响了自己大半生的女人。

重生以来,席暮暮一直想着报仇,要让她体会那种被人背叛的无助,要让木梁馨尝尝身败名裂、生不如死的滋味。如今终于做到了,心里头的魔终于拔除了一个。

以后,就让木梁馨这个名字淡忘在时光中吧,总有一天自己会忘记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忘记她的一切。

她远离了席家,除非逢年过节必要的时候,否则一般不回家。那里的两个男人,曾经都是她报复计划的一部分,可在木梁馨落幕之后,她心里那种疯狂滋生的念头突然间消散了,提不起一点尽头。

席朝楚这个男人,许是不那么完美,但是作为他的女儿,自己的确享受到了极致的疼爱。既然现在还没有引发,那就让他对自己的感情一直保留在亲情吧,只要没有自己的刻意诱导,相信他能够一直维持下去。

至于席渊,这个男人已经忘了自己了,他出了一场车祸,九死一生终究还是活了下了。只是,少了关于席暮暮的记忆。如今,他重新取了一个妻子,生活的很好。也许他对那个妻子没有爱,可至少会尊重。

上官汐这个女人,死在了那场她一手制造的车祸里。在席暮暮结婚后,席渊的情感并没有如她期待的那般减弱,反而变本加厉。这样的日子她终是不愿意忍下去了,于是酿造了那一场车祸,想要和席渊死在一起。

只要两人死了,那么席渊就是属于她一个人了。可惜,她自个死了,席渊却是福大命大的活了下来。

这样的结局,在席暮暮眼中已是最好的。

生活恢复了平静,席暮暮和萧清的婚姻很幸福,世上再也没有人比这个男人对她更好了。

重生之绿茶婊复仇记最新章节第五十一章,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总裁的相亲情人在A大队溷日子的岁月重生之特工女佣一觉醒来,穿越成神!命盘寰宇三途赤蝶道言录给九千岁请安知心总裁之流星下许的愿神眼通星月玄奇你给我救赎我还你守护时空环链异界墓皇独步天下夫贵荣妻咸鱼女忐忑记绝品兵王在都市仙道阵神我欲修仙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