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都市 > 绝品官途最新章节

030帮你们挺住

绝品官途?|?作者:嫩草喷香?|?更新时间:2019-09-29
推荐阅读: 温床枭雄都市行砸牌试验美女首席的甜妻重生之洪荒狼祖天剑最强战王爷你欺人太甚每本小说都有那么一位大师兄黑风老妖

“我所说的这些,依然只是冰山一角,他们的手段和劣迹,远不止这些。品书网 ”审计组的主任说完这些,何大军已经气得捏断了手里钢笔。

他对唐文军和吴有才道:“你们两个搭班子,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明年将实现扭亏为盈。唐文军同志,你则要大力支持纪委的同志,把钢铁厂的事情彻查到底。至少来自上面的压力,有我何大军帮你们顶住!不要怕!”

安阳钢铁厂的案子成了第一大案,要案,钢铁厂一共八名高管,居然有一半以上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刚开始,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能办了熊桂林。

在安阳很多人的眼里,熊桂林简直比市委书记还要高高在上,不管市一级干部谁想见他,都得事先预约。而且他的架子,远比市委书记还要大。

跟其他干部不同的是,他配有二个秘书,找他的人必须通过这第一秘,第二秘这两个关卡,才能传到他的耳朵里。据钢铁厂一些人反应,熊桂林平时的办公室外,也是保卫重重,严肃得象军队。

他出门的时候,至少三辆车子。前面警车开道,后面保镖护驾,这样的排场,恐怕是一般人攀比不起。

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办公楼有两部电梯,其中一部为熊桂林夫妇专用,共他人不得乘坐这电梯。有一次在电梯里发现一个烟蒂,他一口气开除了六名搞后勤的职工。

由于背景的关系,他还干涉安市委市委的工作,当然,用一些人的话说,那是给他面子,因为熊桂林这个人得罪不起,得罪不起的人只好妥协了。

因此,有些时候,他一个电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二年前就有一次,熊桂林在饭店里跟人喝酒,新来的一位副市长刚好也在隔壁,陪这位副市长在一起的,自然是市政府的干部。当有人得知,熊桂林也在这里吃饭,几个人就跑过去敬酒,偏偏这位副市长不知道熊桂林是何许人也,没有过去给他敬酒。

熊桂林当时也没说什么,后来这位副市长的司机,就被熊二打了。下手极重,打断了人家一条腿。当这位副市长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亲自去给熊桂林赔礼道歉,却三次登门而不遇。

还有一回,安阳市长生日晏上,安阳市一些有份量的人纷纷前来给市长庆生。当时政府部门有一位长得比较出众的女干部,三十左右,人称安阳市政府一枝花。

熊桂林在酒席上看到了这位女干部,因此晏席过后,他再次邀请这位女干部换地方再喝。女干部知道熊桂林这人自己惹不起,正准备答应的时候,她老公来接她了。

因此,这位女干部便不好意思地跟他告别。熊桂林当时一怒之下,叫人将女干部的老公打成重伤入院。事后,还要人家亲自登门道歉。

有人反映,熊桂林不仅霸道,而且还有点变态。

他对女人最常用的一招,就是贴封条。

尤其是对人家有丈夫的女人,一旦被他看上,他就给人家贴封条。很多人都不明白这贴封条的用意,但是知道的人都会跳起来大骂,这个熊桂林太无耻了。

有点欺男霸女,一个活脱脱的旧社会地主老财,泼皮无赖。

要说熊桂林唯一的好,那就是对他自己老婆,几乎是有求必应,而且在家里没有半点架子。而且这家伙在外面嚣张跋扈,在家里完全就象变了个人一样。

郭湘云直到事犯,她依然相信,能桂林对她是最好的,而且她也说了,就凭着熊桂林对自己这劲,哪怕他在外面再有什么不是,她都不愿去追究。

由此可见,熊桂林这厮为人处事的手段,还是很高明的。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

在熊桂林被双规的期间,他拒绝交代任何问题,对钢铁厂亏损一事,始终保持沉默。对于郭湘云的事情,他总是一句话,我老婆是无辜的,你们应该放了她。

郭万年是在何大军赶往安阳的当天,他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当时他一直与钢铁厂的人保持着联系,随时关注何大军在安阳的一举一动。

何大军当初在安阳高速出口下车,要求直接进钢铁厂的时候,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而且钢铁厂的所有高管都在现场。果然,就在那顿午餐上,钢铁厂的高管几乎被一网打尽。

而且被双规的,基本上都是他郭万年的人,当时他就跳起来骂道:“何大军不是人,我他md跟你拼了!”

其实当天,林海带人去安阳的时候,并不是只双规了四人,连刘从文在内的几个情节严重的经理,主任,早已经落网。只是省纪委将消息封锁了,没有人知道这个情况。

这次针对钢铁厂反贪整改一事,郭系受伤惨重。郭万年的女儿,女婿,妹夫等等,很多涉及到的近亲,包括那些利用裙带关系,对国有资产进行吞噬的柱虫,一个个被挖了出来。

这些人中间,有人牟利竟然高达上千万,百万富翁也不少。

何大军这段时间,一直在安阳市钢铁厂呆着,每天就是针对此事做出全面调整。为了保证钢铁厂的正常运行,也为了稳定情绪,何大军安排了一些干部做大量的工作。

要整顿就要搞彻底,绝对不能让这种风气死灰复燃,因此何大军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对钢铁厂的整改上面。他给自己一个时间,必须在年内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而郭万年呆在家里,听着老伴的啼哭,他愤然走出家门。

何大军太狠了,居然一声不吭,就把他郭万年多年的心血,连根拨起。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决定去找李书记求个情,可走出家门的时候,他坐在车里又是一阵叹息。纵然找到了李书记又能怎么样?这是证据确凿的事。

但是不去找李书记,他又有点心有不甘,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省领导班子中的元老。李书记难道这个面子都不给吗?

郭万年还是厚着脸皮,来到了省委大院。

很遗憾,李书记不在办公室,他就打李天柱秘书的手机,周大秘接了电话后告诉他,李书记这几天都不在湘省,有什么事情等李书记回了湘省再说。

郭最好a万年气得将电话一扔,李书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开湘省,是什么用意?

就在郭万年挂了电话之后,周英文在湘省某大酒店的走廊里,敲响了李天柱的门,“李书记,刚才郭副省长打电话求见!”

李天柱微微点点头,“以后他再找我,你就说我不在。”

周英文说我知道了。

看着李天柱靠在沙发上,样子有些疲惫,周英文道:“李书记,要不您先躺躺,好好休息一下?”

他当然知道老板正为这事情头痛,何大军去了安阳,现在安阳钢铁厂的一举一动,都在记者的暴光之下。,因为发掘出来的这件案子,的确震惊了很多地方和人,甚至连中央一些领导也听到风声。

但是他们没有说话,没说话的意思,就是在等着看自己怎么处理这桩案子。

郭万年除了求情,他还能干什么?

如果放了熊桂林,怎么跟钢铁厂的十几万职工交代?

李天柱想了想,拿出手机亲自给省纪委打了个电话。

李虹喂了一句,李天柱才道:“郭湘云的问题严重吗?”李虹知道了他的用意,李天柱在叫自己手下留情,不要赶尽杀绝。她只是回答了一句,“还在审理之中,现在他们都不开口说话,估得还得一段很长的时间。”

没有招供,这就说明,还有很多的时间去耍手段。对,熊桂林夫妇就是这么想的,只要自己不承认,不招供,纪委还不至于对他们用刑。

他们就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让郭万年去活动,两人深信,老爸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们。而王信初的想法,与两人基本一致,他也是一直不说话。

郭万年求情无望,咬牙切齿地道:“何大军,要是湘云有事,你也不会好过!”

随着纪委审查工作的进行,钢铁厂巨亏案渐渐浮出了水面。泡吧)

纪委通过钢铁厂职工举报的大量线索,查处了一批又一批有问题的干部。在查处钢铁厂的案件中,一名纪委的同志感慨,安阳钢铁厂已经成了一张纵横交错的关系网,理不清,剪不断。

钢铁厂的裙带关系和**现象,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只要手里有点小职权的人,几乎无人不贪。何大军责令新的领导班子,对安阳钢铁厂进行整改,务必在明年打一个大胜仗,实现扭亏为盈。

安阳钢铁厂展开的这场轰轰烈烈的反贪案,在全省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熊桂林在被双规期间,一直闭口不言。省纪委为了彻底查清楚整个事件,特此批准将四人秘密带出了湘省。

林海在半个月之后,亲自来到双规熊桂林的地方,他第一次跟熊桂林面对面谈话。熊桂林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看到林海的时候,他竟然道,“你没资格跟我说话。让李虹亲自来吧!”

林海也不恼怒,他知道这是熊桂林的伎俩,因此,他反而不慌不乱地坐下来,点了支烟。一边抽着一边道:“你可以不说话,我们已经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你的罪行。其实还包括奸y妇女罪。”

熊桂林不屑地一笑,“如果说裙带关系,难道你林海,他何大军不都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大家是一路货色,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海也不鸟他,只是继续道:“我知道你还把希望寄托在某些人身上,可惜这个时候,只怕他也自身难保罗——”

“你说什么?”熊桂林显然急了,如果林海说的事情属实,自己最大的后台倒台的话,他们这些人都在劫难逃。

他站起来,指着林海的鼻子道:“林海,你将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林海摇摇头,“我今天来,不是想让你招供问题,而且向你宣布一件事。专案组已经掌握你的犯罪事实,现在正式决定将你移交检察院。从现在开始,我们再也不用打交道了,你呢,也可以安安心心坐你的牢。”

熊桂林吼了起来,“你少吓唬我,你们没有证据,老子不承认,你们能奈我何?”

林海轻轻叹了口气,“你老婆比你有觉悟多了。”

熊桂林立刻瞪大了双眼,“你们把我老婆怎么样了?”

林海不说话,只是吸了几口烟,站起来就走。

熊桂林急了,冲着林海喊道:“我答应你!”

林海走到门口又停下,“你不觉得现在有些晚了吗?”

熊桂林泄气地坐下来,长吁了口气,“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吧,什么条件?”

“我想见见我老婆。”

林海断然拒绝,“不行!”他定定地看着熊桂林,“除非,你把问题交待清楚。”

熊桂林露出狞狰的面目邪笑道:“你会同意的,林海!终有一天你会求我的时候。”

林海看着他,突然觉得很好笑,他对熊桂林这种人的确没有一丝好感,以前他当通城县长,书记,后来又到松海任市长,书记的时候,一直对贪污受贿,**现象抓得尤为严重,这次,安阳钢铁厂的案子,成了湘省有史以后第一宗大案。

涉及到人员之多,案情之复杂,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现在林海既要执行李虹的命令,又要承受来自其他各方面的压力,他自感这次并不轻松。说不定,还会有些穷凶极恶分子对他不利。

在省纪委对熊桂林双规期间,曾有人放出狠话,如果敢让熊桂林坐牢,他们就要林海的命。林海在彻查钢铁厂的案子之时,多次收到恐吓信和电话威胁。

有一次他还收到了一颗子弹,但是林海丝毫没有动摇,继续主持着审查工作。

就在熊桂林突然提出要见自己的老婆,被林海拒绝的时候,第二天就出事了。林鸳在永林出了车祸。

林海接到这个消息,气得一阵咬牙切齿,“这群混蛋!”

为了顾全大局,他没有将熊桂林威胁自己的话告诉任何一个人。但他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由熊桂林案子引起来。当他老婆赶到永林,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时,说林鸳是在去安东的途中发生车祸。

幸好林鸳并无大碍,但是司机这次伤得不轻。

何大军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给林鸳打了电话,确定林鸳只是虚惊一场,没什么大问题之后,他才放下心来。但是他已经秘令柳海,绝对保证林鸳在安全。

何大军并不知道林鸳车祸的真相,他这么做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第二天林海去见熊桂林的时候,熊桂林冷笑道:“林副书记,这份礼还行吗?”

好一个嚣张跋扈的熊桂林,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林海极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定定地盯着熊桂林,“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不要太嚣张!”

熊桂林就哈哈大笑起来,看到林海正准备离开,他就极为傲慢地说了句,“听说你喜欢走夜路,小心点,不要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林海停下了脚步,回头道:“谢谢提醒,不过我林海也不是吓大的,有什么招你尽管使出来!”

熊桂林一阵大笑,“哈哈哈哈——”

一个星期后,专案组根据所掌握的资料,正式决定将熊桂林移交检察院。这天会议开得很晚,林海到十点半才下班。

老婆又去了永林看女儿,习惯了一个人在家的林海,刚从省纪委出来的时候,黑暗中突然窜出二条人影。

“什么人?”林海吼了一声,两人非但不跑,反而朝林海奔过来。林海看到形势不对,正准备转身就跑。

黑暗中的两人突然亮出了刀子,齐齐朝林海砍来。

林海看到这两把挥向自己的刀子时,暗叫了一声,“惨了——”

“林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从背后闪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刷两脚,狠狠地踢飞了两人手里的刀子,然后这条人影又是一个漂亮的凌空而起,再次出脚。

“啊——”

“啊——”

黑暗中两名歹徒应声倒地。林海刚刚反应过来,对方朝他说了句,“林书记保重!我走了。”黑影消失,林海愣在当场,冷静了一会,他才拨打了110。

夜深了,在副省长郭万年的家里,笼罩着一层愁云。

郭小勇从富阳赶回来,“爸,怎么会弄成这样?我去找李书记。”

郭小勇站起来就要走,郭万年喝了一声,“回来!”

“爸——”

郭万年沉着脸,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锐气。此刻,他心乱如麻。自己的一个妹夫,女儿和女婿全在这一次被人家一网打尽。而自己偏偏束手无策。

李天柱不见自己,这让郭万年觉得天都快都塌下来似的,一切都完了。

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穷途末路的地步。郭小勇是什么身份?一个市政府秘书长而已。小小的秘书长,在人家书记的眼里,不值一提。

看到郭小勇如此冲动,郭万年叹了口气道:“没用的,你去了也见不到李书记。”的确,他连自己都不见,怎么会见郭小勇这种小角色?

“那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几年去坐牢。”

郭小勇毕竟年轻,容易冲动。其实,郭万年何尝不想?只是此刻发现平时呼风唤雨的自己,竟然无能为力。连自己这个副部级干部都救不了自己的女婿,女儿,还能有谁帮得了自己?

包裕民,对,就是包裕民。

郭万年觉得,包裕民应该帮得上自己,不管怎么样,自己与他总是一条船上的人,他不至于如此绝情吧?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你什么都不要管,我去想办法。”

郭小勇明白老爸的心思,就是要他明哲保身,不要把自己牵连进去了。但是目前这种状况,他能坐视不理吗?

房间里传来老妈的哭泣,郭小勇冷静下来,“妈,不要哭了,你越哭反而越乱。哭得我们都没有了主意。”

他老妈抹着泪水,“小勇,老妈不哭,可是老妈忍不住。湘云都要坐牢了,我想起这事伤心啊!”

郭小勇的老婆也在安慰着婆婆,“婆婆,不哭了,不哭了,让公公和小勇想想办法吧。应该没事的,您放心好了。现在只是被纪委带走,还没有移交检察院,只要问题查清楚了,他们就可以出来了。”

郭小勇妈道:“你们就不要骗我了,犯了这么大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你们还要瞒着我。”

郭万年听到这句话,张口就骂,“什么叫犯了这么大的事,你懂个屁!那是他们陷害,他们想打击报复。以后不要让我听到这些话!湘云他们是无辜的!”

郭万年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点没底气,熊桂林在安阳钢铁厂到底干了什么,他当然听到一些传闻。熊桂林这人好面子,虽然他出身贫寒,但是他曾经说过,人要活就要活得风风光光,光宗耀祖。

当然,他做到了。

在他们这个家族中,因为熊桂林发财的大把大把的存在。这些都是他们熊家三姑六婆,而且只要是沾得上边的亲人,不是被他塞进了政府机关,就是被他弄进了钢铁厂。

在熊家,绝对称得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味道。

现在熊家的人因为熊桂林发财,几十万,百万的暴发户大有人在。

这些人都在短短几年之间,从一贫如洗,摇身一变成了暴发户,都与熊桂林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正因为如此,熊桂林每次回老家,迎接他的队伍与气氛,简直比古代钦差大臣还要隆重。

熊桂林就是喜欢这调调,因此,他每年都要回家几趟,每次回老家,他的老家就要为他举行一次空前盛大的晏会。

当地县委书记和市长这样的正处级干部,都得小心翼翼地陪在身后。熊桂林对他老婆眉飞色舞道:“别看这些人平时冠冕堂皇的,挺威风八面,到了我面前,就象一条哈巴狗一样。哈哈……”

郭湘云知道他这个人虚荣心重,喜欢被人吹着捧着,众星捧月的那种滋味。每个人都有虚荣心,她觉得熊桂林这样也没什么不对。

殊不知正是因为这样,才助涨了熊桂林**的膨胀,终究酿成了今日之祸。

郭万年当初也知道这些事,他觉得一个年轻人张扬一点没什么不对。

郭万年甚至认为,年轻人就是要张扬一点,这才更显得朝气蓬勃。没想到这一张扬,就出问题了。

郭万年现在的确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这个败局。看到时钟指向十二点半,他咬咬牙还是给包裕民打了电话。

包裕民当然知道最近郭万年之灾难,直接导致这个原因的,他认为应该还是与何大军之间的恩怨。当时他就跟郭万年提过这事,熊桂林再呆在钢铁厂保准出事。

郭万年当时没在意,现在想来包裕民的提醒,倒是被自己忽略了。如果早一步解决女婿和女儿的调动问题,估计就不会有今日这灾了。

包裕民本来都睡了,看到这个号码,琢磨了一会才接通了电话。郭万年找自己,无非是想让自己帮他出面,到李书记那里讨个人情。

“郭省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以前的时候,包裕民一直叫万年,或者叫老郭,今天这称呼,明显有些客气。有些客气就是见外。

包裕民要跟自己划清界线了,郭万年在心里骂道,这个老狐狸。

的确,他猜得不错,包裕民决心跟他划清界线,一个倒霉的副省长,不值得再跟他有什么瓜葛。身在官场这么多年,包裕民自然有保护自己的一套。

现在他幸庆,不是自己与何大军正面为敌。否则今天哭的就是自己了,不过,自从他听到何大军在视察期间,一举拿下了安阳钢铁厂的几位老总,他就知道形势不妙了。

因此,他立刻自我反省,通知下面的人注意自己的言行。今天晚上郭万年找自己,他心里早有对策。

郭万年道:“裕民省长,有空吗?出来喝个茶吧!”

这段时间包裕民睡得挺早的,更何况都十二点半了,他笑着道:“郭省长,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喝茶?”

其实喝茶只是个借口,他心里清楚,郭万年不论找任何一个借口,其根本目的就是让自己跟他站在同一战线上,同进同退。

这个时候包裕民才会不那么傻,在他郭万年倒霉的时候,他还贴上去找死。郭万年也多他对自己的称呼中,感觉到了这个王八蛋的心思,想和自己划清界线了。

茶楼是郭万年的据点,在那里说话比较安全,因此他想在茶楼跟包裕民谈谈。包裕民应该知道自己话里的意思,去茶楼并不是为了喝茶。

谁知道包裕民早在心里有了计较,人家才不会傻得跟他在这个时候同进同退。因此,包裕民道:“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你也别想太多,早点睡!”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郭万年看着这电话里的忙音,气得将手机一扔,“他md王八蛋!”

当初郭万年的老伴就说了,他是一把年纪的人,不要与人家争强好胜,能够安安份份欢度晚年,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郭万年不听,觉得自己在省里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不希望何大军爬得太快,要把人家连根拨起。现在的他,突然有种穷途末路的悲痛。

的确,事到如今大势已经去,再也没有回缓的可能。

他把这份恨,全部归于何大军这个人身上。

老伴劝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儿子,女儿想想,没想到这句话果然灵验了。女儿和女婿面临着被起诉,如果他们的罪名成立,面对他们的将是一场牢狱之灾。

更有可能,他郭万年也要被连累。

熊桂林能有今天之过,做为他的岳父,郭万年难道就没有原因吗?要不是郭万年给他们撑腰,他们能在安阳如此狂妄自大?

一点多了,郭家的人一点睡意也没有。郭小勇也渐渐安份下来,只有郭万年的老伴,还在那里哭哭啼啼,一个晚上没有停歇。

郭小勇的老婆,一直在陪着婆婆,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郭小勇叭嘎叭嘎地抽着烟,半晌才道:“爸,让我去试试吧?”

自从刚才与包裕民打过电话,郭万年仿佛片刻之间一下苍老了许多。他摇摇头,“没用的。”

“那怎么办?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姐姐坐牢,我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郭万年叹了口气,“明天吧,明天我去见李书记。”

“他不是不愿意见你吗?去找他有什么用?”

郭万年站起来朝另一个卧室里走去,来到床边,直挺地倒下去。

二点多了,郭万年一点睡意都没有,窗外飘来一阵伤感的音乐,也不知道是什么歌,应该是一首古典的乐曲。听起来那么凄凄惨惨,就象电视里那种生离死别的场景。

郭万年对音乐没有太多的研究,只是听了有种莫名其妙的心烦,妈的,这是什么意思,趁人之危?在老子万事不顺的时候,你们来放悲歌?

他爬起来冲到窗口大骂,“死人了啊,这么晚还放个屁的歌的。”

对面的楼上,也有人打开窗子,“你家才死人了,老子放音乐关你屁事!我……”对方骂到一半,就被人拉了回去。

“要死的,你嫌命长了,这是郭副省长的家!”

郭万年气晕了,就要冲下楼去,收拾对面这个混蛋。却被儿子拉住了,堂堂一个副省长,怎么可以如此冲动?

对面的楼里,那人把骂到嘴边的话生生地吞了下去。“怎么可能,一个郭副省长会暴粗口?”

“你这个害人精,赶快收拾到东西跑路吧,要不到明天就是人家来收拾咱们了。”刚才还在骂人的那男子,听说刚才那个骂人的竟然是郭副省长的时候,早就吓得脸色苍白。

这家人当天晚上,就悄悄地离开了家里,跑到外面避祸去了。

郭万年今天是特别的心烦,去求李天柱,人家不见自己,去找包裕民,包裕民独善其身,人家不跟自己在一条线上了。

思来想去,他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心里傍徨无路。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吃了早餐。郭万年显得特别平静,看起来就象没事一样。儿子和儿媳就觉得有些怪怪的,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他怎么就象没事一样呢?

郭万年吩咐了几句,让儿子早早回富阳,七点半他就准时出发,八点之前赶到了省政府办公室。

沈宏国刚刚上班,就看到郭万年在办公室门口等,他点点头,“郭省长,这么早?”

郭万年显得特别平静,看不出任何异样,他也同沈宏国打了招呼,“沈省长,我有重要事情跟您汇报。”

沈宏国对秘书喊了句,“小孔,给郭省长倒茶。”

孔秘书觉得挺古怪的,老板今天看似很庄重,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办公室里,郭万年慎重地道:“沈省长,我今天是来递交辞职信的。”

然后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昨天晚上花费了三个小时写下的辞职信。一式两份。

沈宏国心里自然知道他此举的用意,郭万年肯定是感到大势已去,再闹下去恐怕连他自己都晚节不保。他的女儿,女婿,妹夫都被牵系到这场案子当中,难保不追查到他的头上。沈宏国看着他,心道,这只老狐狸终于肯主动缴械了。

郭万年恳切地道:“万年自感年事已高,力不从心,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的过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胜任这个副省长了,请组织批准。让我提前退休吧!”

沈宏国打量着他,“万年同志,你才五十几岁嘛,正当壮年,怎么可以说年事已高呢?照你这么说,那我下一届也要退居二线了。是不是有其他的心里负担?说吧,说出来看看组织能不能帮你解决?”

郭万年摇摇头,“沈省长才是真正的正当壮年,万年哪能跟您比?万年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真的不适合再担任这个副省长一职,只求组织慎重老虑,让我退下来吧!”

沈宏国心道:“如果不是出了安阳钢铁厂那事,你能心甘情愿退下来?只怕你今天坐上副省长,明天就想坐我省长这个位置了吧!”

其实,沈宏国一直对这个郭副省长看得不怎么顺眼,这个老顽固又臭又硬的,自持老资格,经常在开会的时候,居然比自己这个省长还晚到。

沈宏国当了省长,自然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郭万年是省政府班子里的元老了,看到他摆臭架子,他也不吱声。心道,你就摆吧,我看你还能摆多久?

那个时候,沈宏国就有想动郭万年的念头。

所以怀州事件,他故意不说清楚,让何大军去怀州主管,为的就是让何大军和郭万年之间发生冲突。结果事情如他想的一样,何大军前往怀州解决了抗旱救灾的问题,还推出了一个污水处理管理方案。

而郭万年的侄子也在这一次中,被迫离开了怀州,调到卫生厅当厅长。

看到郭万年现在这模样,沈宏国喝了口茶,把辞职书推了过去,“这事还是同李书记商量一下吧!”

郭万年是见不到李书记的,李天柱根本就不想见他。因此,这段时间,李天柱都不在办公室里出现。

郭万年有些尴尬,他看着沈宏国道:“沈省长,这事还得麻烦你跟李书记反应一下。”

沈宏国道:“你可以直接找李书记啊!辞职的事,事关重大,不可草率,万年同志,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郭万年摇摇头,“我已经想得好清楚了,谢谢沈省长的安慰。人到晚年,只想着一家人平平安安,享受天伦之乐。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沈宏国在心里笑了,郭万年啊郭万年,你是不是知道得有些太晚了?你不想看到何大军上位也就算了,还不把我这个省长放在眼里。不是想摆老资格吗?这个时候才想起要享受天伦之乐,这个愿望只怕是难了。

不过,郭万年脸上的悲彻,却让人看了心里不勉有些动容。能让郭万年落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啊!

沈宏国点点头,“放心吧,这事我会和李书记慎重考虑。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要去开会了。”

郭万年木纳地应道:“那就辛苦沈省长了。”

看着郭万年的身影,沈宏国拨了个电话,“一凡,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省城的冬天,其实也很冷,北风呼啸,似乎随时都要下雪了一般,对于今年湘省的班子,李天柱对这个成绩感到很不满意。*泡!书。吧*当然,这其中有**的过错。

一场自然灾难,往往能使一个地区,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产生倒退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那一场**,明显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文化,产生了负作用。

要不是**那几个月,他想湘省的现状应该要些,其实**对湘省的冲击,因为有董小飞的额外帮助,影响并不是太大。

李天柱就在想,看来自己还是太急性了。比起其他地方,**对湘省的破坏,已经算是很轻度的了。

就在何大军刚刚回到省城的那一夜。

温泉山庄,专门给首长准备的一号池子里,热气腾腾,整个池子的周围,如同仙境般飘渺。人走在这烟雾里,仿佛就象置身于瑶池般神奇,又或者是走在画里,美轮美奂。

两名中年男子,正卖力地给两位首长搓着身子。何大军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旁边的小房间里,就是李天柱,湘省第一大巨头,省委一把手。

冬季的日子,李天柱就喜欢泡温泉,这是何大军第一次单独跟他在一起。何大军刚刚完成了对安阳国企的整改,回到省里不久,便被李天柱召唤过来。

他没想到李天柱今天会让自己陪他泡澡,在按摩师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李天柱摆了下手,按摩师立刻悄悄退了出去。

李天柱坐起来,扯了块浴贴围在腰间,缓缓走出了小间。

何大军已经在那里等了,等李天柱下了水,他才跟着进了池子。温泉的水,热气腾腾,给人一种格人舒畅的感觉。

躺在这样的环境里,何大军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要是自己能拥有一处这样的私人别墅,在别墅里再有一处这样的温泉,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可惜,在夏威夷的那岛上,没有温泉,游泳池倒是有一个。于是,他就想起了那几天与申雪,董小飞在一起的日子。

快要过年了,她们会不会回国?

正想着这事,李天柱就说话了,“你这次安阳之行,收获不小啊!”

何大军不知道李天柱是什么意思,心道难道他不赞成自己对安阳钢铁厂整改?不对啊,如果他不赞同的话,李虹自然就不会执行这个命令了。

绝品官途最新章节030帮你们挺住,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百战踏天录深度染指:宠上小娇妻迷世逍遥步步安好天高云淡网游之创世枪魂调教姨妹通天教主异界纵横混沌法戒老师系列星宇熔炼都市帅禅师溺宠小妻:腹黑老公轻点爱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圣母是怎样炼成的死亡快递王子爱上“冰冷王子”泡沫刑天战记之瀚海星河无限定制